2018年11月

  中新社伦敦11月14日电 (记者 张平)英国政府14日晚在政府网站上全文公布了与欧盟达成的脱欧协议草案。

  该协议草案长达585页,涵盖了英国与欧盟“分手”的主要内容。

  协议承诺保护在英国的欧盟公民、在欧盟的英国公民继续生活、工作和学习的权利。

  协议规定,在英国于2019年3月离开欧盟之后,计划有一个为期21个月的过渡期。

  协议确认,英国需要向欧盟支付一笔约为390亿英镑的“财务结算”。

  对于谈判中最具争议的北爱尔兰边境“不设置‘硬边界’”的“担保”问题,英国与欧盟双方都决心通过提出其他可供选择方案,来确保没有必要进行“担保”。

  英国首相特雷莎·梅于当日晚宣布了执政内阁支持与欧盟达成的“脱欧”协议草案。她表示,这是英国脱欧进程中“决定性的一步”。

  对此,一些英国保守党议员表示愤怒,称这可能意味着英国在未来数年都要遵守欧盟的规则。

  英国“脱欧”派领袖雅各布·里斯-莫格(Jacob Rees-Mogg)表示,这是一笔“糟糕的交易”,让英国留在欧盟关税同盟会致使英国“分裂”。他还致信国会议员,督促他们反对这份协议。

  苏格兰首席大臣尼古拉·斯特金(Nicola Sturgeon)表示,“这份草案中的协议对苏格兰来说将是一个糟糕的交易,它将把我们从一个规模是英国市场8倍的单一市场中带走,并对就业、投资和生活水平构成巨大威胁。”

  曾为保守党政府赢得关键选票提供了支持的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Democratic Unionist Party)也与反对党一起批评政府的“脱欧”协议草案。

  英国广播公司(BBC)政治编辑劳拉·昆斯伯格(Laura Kuenssberg)称,尽管内阁支持了“脱欧”协议草案,但内阁的意见不是一致的,已有九名部长公开反对这项协议。首相特雷莎·梅仍将面临着一场艰难的挑战。英国、欧盟、乃至全世界,都在观望着这位“铁娘子”能否获得英国议会的支持同意,完成最终的“脱欧”协议。(完)

  11月15日电 据生态环境部网站消息,2018年11月5日,中央第一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进驻吉林省开展“回头看”。督察发现,吉林省辽源市在仙人河黑臭水体整治中,思想认识不到位,控源截污严重滞后,做表面文章、轻实际效果,既未达到黑臭水体整治目标要求,也未达到督察整改的序时进度。

  基本情况

  仙人河是东辽河一级支流,河长19.3公里,流域面积约36平方公里,均在辽源市境内,由北向南将辽源市区分为东、西两部分,并在主城区汇入东辽河。多年来沿河工业废水、生活污水和初期雨水混排入河问题突出,加之河道淤泥、垃圾长期未予清理,仙人河污染突出,黑臭问题不断加剧,对此沿岸群众反映强烈。根据2018年以来的监测数据,东辽河干流在仙人河汇入后的财富桥断面多为劣Ⅴ类,水质恶化明显。

  2017年8月,第一轮中央环境保护督察将仙人河黑臭水体治理问题作为督察重点,督察反馈指出,辽源市仙人河污染治理项目长期未实施,中央财政补助900万元资金逾期被收回。为此,吉林省整改方案要求,辽源市应于2018年12月底前完成仙人河截污干管迁移工作,2019年12月底前消除仙人河黑臭水体。

  主要问题

  督察发现,辽源市在仙人河黑臭水体整治中,思想认识不到位,控源截污严重滞后,做表面文章、轻实际效果,既未达到黑臭水体整治目标要求,也未达到督察整改的序时进度。

图1 仙人河河道垃圾、粪污遍布,群众反映强烈图1 仙人河河道垃圾、粪污遍布,群众反映强烈

  一是控源截污进展缓慢。辽源市建成区污水管网老旧、主管线截污不彻底、溢流和渗漏严重,雨污分流比例仅为39.5%,远低于全省平均水平,是仙人河水体黑臭的主要原因。截污干管建设、雨污分流改造、入河排污口整治是辽源市黑臭水体整治方案确定的主要措施,但截至此次“回头看”进驻时,应于2018年底前完工的仙人河12公里截污干管迁移工程仅完成67%;应实施建设总长73公里的雨污管网分流改造项目,直到2018年7月才开始施工,仅完成18公里;沿河分布的52个雨污混排口至今尚未取缔或实施整改,督察人员在龙山区政府西侧临时排污口现场取样监测,废水氨氮浓度高达20.7mg/L。

图2 仙人河清淤疏浚工作尚未开展图2 仙人河清淤疏浚工作尚未开展

  二是河道整治“光说不练”。国务院《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要求,2017年底前城市黑臭水体应实现河面无大面积漂浮物,河岸无垃圾、无违法排污口。辽源市政府制定的《辽源市落实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工作方案》明确做好仙人河垃圾清理、清淤疏浚等工作。但督察发现,上述工作只是停留在纸面上,华罡医院门前、西小桥等河段,水体均严重黑臭,漂浮垃圾、粪污,特别是帝豪歌厅河段两岸,遍布垃圾,景象十分不堪。督察组随机对铁路桥河段取样监测,氨氮浓度11.5mg/L,属黑臭水体。2018年底前黑臭水体消除比例达到80%以上的任务难以实现。

图3 仙人河河道淤泥沉积,排污口未进行整治图3 仙人河河道淤泥沉积,排污口未进行整治

  三是敷衍整改问题突出。2018年5月以来,市水利局在下游河道实施“建坝截污”,每日用水泵将河内截流的约5000吨污水提升至市政管网,并向督察组报告称能够“最大限度地减少东辽河污水直排量”。但督察发现,辽源市城市污水处理厂长期超负荷运行,市区每天已有近2万吨污水无法处理直排东辽河,通过建坝拦截收集的仙人河黑臭污水进入市政管网后仍最终直排东辽河,只是“污染搬家”,没有起到治污效果。

  四是工作拖沓推进不力。由于城市污水总量不断增加,辽源市现有污水处理能力严重不足。2016年9月,辽源市政府印发的《辽源市清洁水体行动计划(2016—2020年)》明确实施辽源市污水处理厂新建工程(设计能力5万吨/日)。2018年6月,吉林省委、省政府《辽河流域水污染综合整治联合行动方案》又明确“2018年底前,辽河流域处理能力不能满足需要的污水处理厂要全部完成扩能工程建设”。但该工程直至2018年11月督察进驻时尚未开工,进度十分滞后。

  原因分析

  督察组认为,辽源市党委、政府作为仙人河黑臭水体整治工作的责任主体,对整治工作研究不多、用力不够、作风不实、紧迫感不强,在工作中没有统筹污水处理能力提升、雨污分流改造、入河排污口整治等措施;也未按国家《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要求,及时部署推动开展仙人河垃圾清理、清淤疏浚、生态修复等具体工作。虽反复表态重视仙人河黑臭水体整治,但对截污干管迁移等一期工程所需的5亿元资金,仅拨付到位1000万元,导致各项治理措施迟迟难以落实。

  辽源市各有关部门生态环境保护“一岗双责”落实不到位,不作为、慢作为。市公用事业局作为仙人河黑臭水体整治牵头部门,对整治方案和技术路线考虑不周、论证不够,清淤疏浚等工作启动滞后。市水利局在整治工作中,采取“建坝截污”等临时性措施,敷衍应付督察整改,大量浪费财政资金;在入河排污口整治工作中不担当、不作为,偷换概念、推卸责任,将仙人河52个工业废水、生活废水以及初期雨水的混排口定义为所谓的“入河排放口”,未按国家有关要求认定为“入河排污口”,也未实施整治工作,甚至将相关监管责任向其他企事业单位一推了事,当起甩手掌柜。

  对此,督察组将进一步调查核实有关情况,并按有关要求和程序做好后续督察工作,涉及失职失责的,将要求地方调查问责到位。

  11月15日电 据美国《世界日报》报道,当地时间13日中午,美国纽约布鲁克林8大道华社发生一起华裔男子猝死案件。一名华裔男子与妻子计划购买一辆汽车,在试车期间,华裔男子将妻子送至8大道交60街附近上班,但妻子离开不久后,华裔男子在与车主还价过程中,突然癫痫发作,送医后去世。

  案件发生于当地时间13日中午12时左右。据目击者表示,一辆停靠在60街交9大道的黑色轿车内突然冲出一名华裔男子,他对着后面一位华裔司机大喊“帮我报警,车上的人不行了。”

  该名华裔司机帮助报警后,救护车与消防人员很快赶往现场,对着车内华裔男子进行心肺复苏(CPR),但是该男子没有反应。被送至医院后,该男子被确定抢救无效去世。

  华裔车主表示,猝死的华裔男子来自福州,与其妻子日前联系上自己购车。在试驾期间,该名华裔男子将妻子送至60街交9大道附近的一所幼儿园。其妻子下车后,华裔男子留在车内还价,“他一开始还好好地和我有说有笑,问车子能不能再便宜点,没一会就突然拼命抽搐。”

  该华裔车主形容,该名华裔男子在餐馆工作,他突然向后倒,很快便失去知觉。因为自己不会英文,只好立刻求助他人,“我一直叫他,但是他都没有反应。”

  据其妻子表示,他被送至医院后不久便去世。据悉,该名华裔男子的死亡原因仍在调查中。

  枪林弹雨中“逆行”——王根英(为了民族复兴·英雄烈士谱)

  新华社上海11月14日电 (记者郭敬丹)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珍藏着这样两件文物:一个绣着图案和文字的白布书包和一块邮寄这个书包的包袱皮。这两件文物看似普通,背后却深藏一位革命母亲对幼子的深爱和挂念——这是1935年,一位共产党人从狱中寄给自己6岁儿子的。这位母亲就是王根英烈士。

  王根英,1906年出生于上海浦东,9岁起在外商纱厂当童工。1925年她参加五卅反帝爱国运动,在斗争中加入中国共产党。

  1927年4月下旬,王根英作为上海代表,赴武汉参加党的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随后出席全国第四次劳动大会,同时作为中国工人阶级的代表出席了在汉口召开的国际工人太平洋劳动大会。在此期间,王根英与陈赓相识,并结为夫妻,不久奉命回到上海,在党中央机关担任地下交通工作。陈赓也辗转来到上海,在中共中央特科负责领导情报工作。在特殊的秘密战线上,王根英全力掩护和协助陈赓的工作,为党中央提供了许多重要情报,营救了大批被捕的同志。

  1932年,王根英担任全国总工会组织委员、女工部部长,积极组织领导上海工人运动。1933年12月,由于叛徒出卖,王根英被捕入狱。在狱中,面对敌人非人的折磨,她坚贞不屈,同敌人进行了艰苦斗争。在狱中,王根英也惦念着自己的家和孩子。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珍藏的布书包就是她在南京老虎桥监狱缝制的。

  全国抗战爆发后,经党组织营救,王根英被释放出狱。1938年秋,王根英被调到八路军一二九师供给部财经干部学校任政治指导员。1939年3月8日,师供给部和学校驻地遭日军突袭包围。在突围的危急关头,王根英发觉一个装有党内文件和公款的挎包没有带出来,毅然冲回村中去取,路上与日军遭遇,壮烈牺牲,年仅33岁。

  王根英为了革命事业,能忘我地抛下一切,不惧危险。“这就是‘初心’!对于那些先辈来说,初心融入血液,体现在一次次舍小家为大家的人生选择上。”纪念馆陈列研究部副主任张玉菡说。

  今年“七一”,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内的“忠诚与信仰”情景党课新加入了“王根英的书包”这个故事,将烈士的坚强精神和深厚母爱,向更多人讲述。

  海外网11月15日电 继美国司法部长塞申斯被迫辞职之后,白宫日前再进行人事调整。白宫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的最高副手、副国家安全顾问米拉·里卡德尔(Mira Ricardel)被宣布离职。

  据微软全国广播公司、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白宫发言人莎拉·桑德斯周三(14日)发表声明称,里卡德尔将离开白宫,加入其它行政部门之后,她将继续支持特朗普总统。